• 热门关键词: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专题报道 > 详细内容

继中兴、华为后 三安光电成为被“狙击”目标

时间:2019年4月18日 21:48   来源:今日看LED   作者:今日看LED   浏览数:2791次
继中兴、华为后,三安光电成为被“狙击”目标。近日,美国商务部对外宣布将44家中国企业和学校,全部都列入美国企业应谨慎对待的“未经核实”实体的“危险名单”。而三安光电正是“未经核实”实体的“危险名单”中的一员。

  据报道称,美国应用材料公司已下令员工停止为中国最大的LED芯片制造厂商三安光电提供产品和服务。而三安光电回应称,应用材料是给三安光电提供LED镀膜材料,到目前为止,三安光电有多家供应商供货,一开始应用材料也只是三安光电的备选供应商,即使没有应用材料供货,三安光电也能够100%生产,不受影响。

  被列入危险名单,三安与美沟通

  自去年中兴事件之后,美国一直在搞事情,对于科技行业的中国企业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围追堵截。

  中美贸易谈判的进程还未明晰,一份来自美国商务部的“未经核实”危险名单又于4月10日掷了出来,这里面包括7家香港企业以及37家内地企业和院校,而中国最大的LED芯片制造商厦门三安光电也在其中。

  未经核实名单是指,美国当局未能对货品出口后的最终用户进行核实,或核实情况未能令人满意。这是为了确保美国产品或技术没有流转至受制裁国家。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商务部负责出口管理的前助理部长Kevin Wolf表示,美国公司将谨慎对待这些机构,“尽管这不是禁运,但因为麻烦,有时供应商会把它当作禁运来看待,它的实际效果大于法律”。

  企业如果出现在这份名单中,美国供应商将无法通过例外许可,向其供货。这也就是说,包括三安光电在内的44家中国企业和机构将遭受到“禁运”的待遇。

  尽管不是禁运名单,但据报道称,美国应用材料公司(AMT)已下令员工停止为中国最大的LED芯片制造厂商三安光电提供产品和服务。

  在谈及公司为何会被美国政府列入“未经核实名单”,三安光电工作人员公开表示,对于此事公司尚不知情,但公司已经组成工作小组,与美国相关部门进行沟通,并且按照美国的法律递交申请,以待被移除“未经核实名单”。

  此外,三安光电还表示,AMT主要是生产设备的供应商,主要是扩产时才购买设备,国内也有企业在做该设备并已使用,不是全球唯一供应商,对公司的正常经营不会有影响。

  基本面堪称完美

  三安光电是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全色系超高亮度发光二极管外延及芯片生产厂商,拥有全球最大的LED芯片产能。从市场结构来看,约占全球芯片产能的12%,占国内市场份额的29%,在中国市场上基本具有价格领导者的定价权,毛利率高出同行大约15%-25%。除此之外,电力电子、微波集成电路和光通讯也是三安光电核心产业。

  公司拥有1400多项专利,在技术层面保持同样的芯片面积比竞争对手亮度高5%,拥有较强的技术优势。而且三安光电的规模大,规模效应相对较高,设备折旧、研发摊销以及在上下游的议价能力方面,有占据主动位置,这点从公司超高的毛利率上也能得到印证。

  除此之外,与行业其他公司相比,三安光电的财务报表也堪称完美。

  从财务指标来看,三安光电的报表也是十分靓丽的。公司的主营业务是芯片、LED产品,2017年营收占比近85%。从2010年以来,公司的营收及归母净利润保持稳步增长,营业收入从2010年的8.6亿元增加至2017年的83.9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38.5%;归母净利润从2010年的4.2亿元增加至2017年的31.6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33.4%。

  从毛利率和净利率水平上看,公司一直保持极强的盈利能力,由于国家补贴强度较高,公司在2010和2011年净利率超过毛利率,2011-2012行业竞争加剧,公司的毛利率和净利率水平下降到最低点25%附近,行业洗牌后三安光电作为龙头,盈利能力不断增强,2018年一季度毛利率达到51%,创历史新高,净利率也高达50%。

  从资产负债表来看,公司的财务费用率一直保持较低的水平,2017年的财务费用率仅为0.86%。而且,公司的净债务率也长期为负,这表示公司的有息负债长期小于公司的账面现金。

  毛利率之疑

  看上去如此美好的公司,怎么会因为一份名单引发市场如此恐慌的情绪?这或许源自于投资者对三安光电更深层次的疑虑。自2018年以来,三安光电已经有4次股价突然闪崩,千亿级别的市值如今也缩水剩余一半了。疑虑最集中的正是三安光电超高的利润率。

  三安集团的光电业务收入,主要来自上市公司三安光电及其全资或控股子公司。目前三安光电的主要产品包含LED芯片、LED特殊应用和第二代、第三代半导体芯片。三安光电2015年~2017年LED行业的营收分别为45.02亿元、56.12亿元、70.45亿元,分别占上市公司总营收的92.67%、89.36%、83.92%。2015年~2017年,上市公司向三安集团光电板块贡献了80%以上的收入。

  数据还显示,同期三安集团毛利率分别为22.38%、9.73%、12.66%和13.33%,光电板块毛利率分别为46.03%、41.64%、48.80%和51.13%。

  三安光电披露的毛利率,与三安集团存在大约3%~5%的差异。根据三安光电披露,2015年~2017年间,公司的LED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2.44%、36.73%、45.34%。

  此外,对比行业数据不难发现,三安光电的毛利率显著高于同行业上市公司,这也成为市场的一大关注点。

  以同行业华灿光电为例,该公司主营业务为研发、生产和销售LED衬底片、外延片及芯片,2015年~2017年LED产业的毛利率分别为16.75%、23.94%、33.22%。

  主营业务为生产、销售高亮度LED外延片及芯片的乾照光电半导体光电同期的毛利率分别为20.81%、22.05%、36.60%;LED业务为澳洋顺昌三大业务之一,同期的LED行业毛利率分别为33.13%、17.09%、31.78%。

  以此来看,三安光电同期的LED行业毛利率均明显高出华灿光电、乾照光电、澳洋顺昌等同行的LED行业毛利率。即便是在2015年,LED芯片市场因市场竞争激烈,产品价格下降,而三安光电的LED行业毛利率也保持在40%以上。

  三安光电的LED行业毛利率为何能持续领跑行业?该公司董秘李雪炭表示,LED行业是具有较高技术壁垒的行业,技术决定了成本、产品质量、售价等方面,而三安光电毛利率一直高于同行主要与技术和产业链布局有关,从原材料一直到检测都有布局。

  在一个成熟度很高的行业里,各个环节成本、费用基本透明,三安光电与同行之间利润率的不寻常差异确实会引起投资者的警惕。

  依靠政府补贴能走多远?

  三安光电所属行业是美国商务部大肆狙击的领域,作为国内LED“老大”,三安光电不免受到冲击。

  更何谈,三安光电本身没有强有力的技术支撑,大部分利润都是靠政府补贴,这也是其被广为诟病的一大原由。

  就在4月2日,三安光电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泉州三安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三安半导体”)收到泉州半导体高新技术产业园区南安分园区重大项目建设指挥部《关于拨付泉州三安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2019年科技研发专项补助的通知》。

  这是在泉州“打造航母级、千亿级半导体产业集群,成为福建经济新的增长极”的规划下,三安光电得到的补贴。根据泉州、南安市政府与三安光电签订的《投资合作协议》,经研究,同意拨付三安半导体科技研发专项补助(科技三项补贴经费)2亿元。在3月29日,三安半导体已收到该笔款项。

  细数三安光电从政府得到的补贴,不但次数多,而且金额不少。

  仅2018年,三安光电就靠在泉州芯谷南安园区设立的这家三安半导体得到了三笔政府补助。分别是,当年3月27日收到的一笔1.90亿元补贴,用于基础设施及工程建设;3月29日,又收到了第二笔基础设施及工程建设补助款,计1.90亿元;3月30日,三安半导体再次收到2亿元的基础设施及工程建设补助款。

  企业发展之初,政府的支持是十分有必要且重要的。但企业尤其是一家科技型企业想要长期发展,仅靠政府的补贴远远不够。正所谓“君子不食嗟来之食”,补贴只能短暂的解决“饥饿”问题,只有自己掌握的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三安光电在研发方面还需多投入时间、资金和精力。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三安光电只有确立了自己的技术优势,才能在全球市场谋取胜算。

  库存水平偏高

  从行业数据来看,2018年前三季度全球主要LED芯片制造企业收入同比下降4%,净利润同比下降21%。根据海关的数据显示,2018年1-10月我过LED照明产品出口总额同比增速仅为1.7%。

  2019年,受房地产、汽车、消费电子等下游需求的放缓,照明、车灯、以及背光等领域的LED终端需求都面临下滑或增速放缓的问题,此外,地方政府补贴的减少也会影响景观照明等行业的增速,需求的恶化对上游LED芯片厂商的盈利压力会越来越大。

  2018年,LED芯片行业的整体库存水平偏高,从公司2018年三季度业绩来看,三安光电的存货和存货周转天数分别达到26亿元和189天。未来如果需求如果没有大的回升,公司可能面临存货减值导致利润下降等问题。

  86亿元预付款去向存疑

  2019年1月16日,三安光电遭遇了今年来的第一次闪崩,全天跌停。起因是媒体质疑公司控股股东高达86亿元给供应商的预付款去向存疑。

  根据三安集团披露的信息显示,三安集团合并报表口径下的资产总计为55431亿元,总负债为35708亿元。如果扣除合并报表中上市公司——三光光电上的其他中小股东权益,则归属于三安集团的母公司所有者权益仅有712亿元。

  在55431亿总资产仅有71.2亿元“净资产”的情况下,三安集团对外的预付账款却高达86亿元。

  公开数据显示,三安集团对厦门亿亨特贸易有限公司、泉州锐取商贸有限公司、安溪通恒贸易有限公司、安溪聚鸿兴有限公司、厦门亿彤贸易有限公司五家公司的预付账款余额总计3934亿元,占2018年3月末预付款的45.56%。

  工商资料显示,泉州锐取商贸有限公司为小微企业,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本200万元,纳税类型为小规模纳税人,三安集团对其的预付账款规模达到9.59亿元。

  安溪通恒贸易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仅有3万元,三安集团对其的预付账款达到了8.49亿元。公司信息显示,该公司由于未依照《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第八条规定的期限公示年度报告,已经连续两年被安溪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列为经营异常。

  而三安集团对其预付款高达9.07亿元的厦门亿亨特贸易有限公司以及预付款项为6.17亿元的厦门亿彤贸易有限公司在税务系统显示“查询无此纳税人”,表明它们已无法进行正常的商业行为。

  截至2018年3月底,三安集团对安溪聚鸿兴有限公司的预付账款余额高达7.49亿元,该公司在多个查询系统均无法找到相关的工商信息,仅有一家名称相同的“福建安溪聚鸿兴工艺品有限公司”的企业,该公司成立于1999年,注册资本100万元。目前,仅有1名员工参加社保。公司主营:竹、藤、铁工艺品加工、销售。

  作为国内LED领域的龙头,三安光电一直是公募、保险、社保、信托等机构的重仓股。从数据上看,公司在技术、规模、市场占有率以及财务状况等方面来看,具备较强的竞争力。但市场对于公司的风吹草动反应如此过敏,也从侧面印证了公司还有一些未解开的质疑,成为投资者心中难以释怀的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