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门关键词: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专题报道 > 详细内容

光莆股份董事长谈创业历程:从工程师到上市公司老板

时间:2017年7月12日 23:25   来源:全景网   作者:全景网   浏览数:653次

 6日,光莆股份女董事长林瑞梅在深交所敲响上市宝钟,这家从新三板成功转板创业板的LED企业,林瑞梅带领它已在行业深耕23年。林瑞梅在中学时代,因为学校一个讲座激发,83年大学报考半导体专业,“一个班上就两个女生”。从一名女工程师到创业者,再到上市公司女老板,林瑞梅的创业故事经历了哪些波折?今天她又如何看待自己上市公司女老板的新角色、新标签?

  林瑞梅,福建莆田人,在LED行业23年。这位工科技术出身的女老总,对记者说起创业史,更多的是谈起自己几十年的产业情怀。林瑞梅83年考入南京工学院半导体专业,这个专业直至今天,女生都少有涉足。

  光莆股份女董事长林瑞梅

  记者:83年考大学,您选择半导体这个专业,完全是个人的兴趣爱好?

  林瑞梅:在高中的时候,刚好我们那个学校校长,他姐姐相当是原来从美国回来的,她是中国第一个半导体的(专家),她带着技术回来,到我们学校来讲座。当时国内的半导体非常落后,听了讲座之后确实特别有激情,八几年,刚好中国女排到处得冠,就感觉,“男孩子能干的我们都能干”。

  记者:所以 ,您这大学四年半导体专业学习还是挺愉快的?

  林瑞梅:我觉得一个是挺愉快,一个是挺充实的,包括现在我们也会跟小孩讲,其实上大学是比高中更辛苦,你假如想学好东西,大学是非常重要的。

  1994年,林瑞梅辞职创业,目光锁定在LED 红外遥控发射及接收器件产品。

  记者:1994年出来,是一个样的契机让你有想法自己出来创业?

  林瑞梅:刚好那时候开始有了遥控,兴起遥控发射、接收。电视里头有一个接收,接收里头是一个IC加光明管,实际上是一个集成电路加一个LED。当时好多同学也都是在做这方面(芯片),包括在国外的,在美国、新加坡各个地方都在做。我就在想,找个机会看看能不能把这个芯片给它做成功:一个是市场才兴起,挺大的;二是,我还有老师讲过的情节,一直想去做集成电路(半导体)。(我去做),可以把成本降下来,可以飞快的推动……。

  记者:1994年的时候,不仅是女性,绝大多数人是求一个稳定的工作,那个时候您出来自己创业,是怎么想的?

  林瑞梅:确实福建人都比较有创业的热情。我先生是在国企,相对稳定,说起来算是后方有支持。(笑)

  记者:1994创业,开始来做这个公司,就像您说的,需求就已经看到在这里。所以,你刚开始就能很顺利做?

  林瑞梅:产品是很顺做出来,而且一开始是代工,当时我们相当于是帮香港的一家公司先做代工,没有在做销售。1996年之后,国内就开始自己销售了。

  记者:1996年你自己来开拓这个市场,那其实就是完全另外一条路。跟你之前OEM,找一个公司,你只要做好产品就行,有很大的差异性。

  林瑞梅:对。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转变。当时,我哥那边到处去给人家演示,拿了很多测试、可靠性验证的报告去给人家看,就跟人家讲,要是不好就不要钱,先用着看,而且确实当时成本上会比国外低很多,这样差不多通过了半年多的时间,就很快的铺开了。我们当时去参加全国电子展,也是我感触很深,当时国内的LED企业很少,应该都不会超过10家,我们应该是民营企业里头可能唯一的一两家,去的时候,大家都对这个产品感觉非常好,感兴趣。最终总结是业务的本身是产品的质量。

  1994年创业时候,不过三个人,1996年林瑞梅的哥哥林文坤加入,公司业务也从OEM发展到国内市场自主销售,客户主要是国内家电企业。随之却遭遇痛苦期。

  林瑞梅:(1998年)金融危机,整个家电大部分企业都亏损,其实当时基本上都不还款,全部是给你抵货,因为那个整机都非常大,我们也没地方放,到最后每年抽奖的时候,员工都不要了。

  记者:他拿电视机给你冲货款?

  林瑞梅:电视机、空调、音响…

  记者:那个时候还蛮痛苦的,你自己什么感觉?

  林瑞梅:货款收不回来,库存也卖不出去,当时也是非常困惑。

  记者:那时候难度那么大,我们平常人会想,把货款收回来之后,要休息了。你没有动过这个念头吗?

  林瑞梅:与其花时间在收钱收不回来的事情上,赶快重新找市场,能真正发挥我们技术优势的这一块。后来下定决心一定要找的客户,总结几条:一个是一定要找朝阳行业,他本身要是资金没问题,能赚钱,他就不会不还钱给你;另外一个,要找相对垄断性的,就不是靠一天到晚杀价去竞争的。再想,最好找个有门槛的,可能做很困难,但是做进去可以做很久。

  记者:所以你考虑换客户了。

  林瑞梅:对。

  1999年谋求转身, 2000光莆确立以LED 封装业务为新起点,选择显示器信号指示应用领域作为目标市场,陆续开发了冠捷、LG、富士康 等全球前五大显示器生产厂商为自己的客户。

  记者:你要转型做LED封装的时候,在这个切换过程中,一是客户变了,二是生产线改造是不是也有难度?

  林瑞梅:是,客户全部变了。一个是生产线,另外一个,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员工意识的培训,其实真正品质想从比如万分之八做到百万分之五,不是高层能决定的,实际上还是决定于最基层的员工。这些国际级的客户要求都是百万分之几,很苛刻。当时我们在做冠捷的时候…….

  记者:当时你们去签这个合同5个PPM这个指标要求的时候,那个时候你们能做到的多少?

  林瑞梅:差不多是100PPM。

  记者:从100PPM到5MM,就我们外行来看,这个难度的差异性有多大?

  林瑞梅:极差率,就相当于一百万台里面的显示器不能有五台,跟一百万台里面不能有一百台,两个数量级的概念。我哥说,没有地方讨价还价,只有一条路,自己去做。有时候其实是这样,往往没有路可走的时候,有很多的潜能就激发出来了。冠捷给我们的辅导也是非常多,这些大的企业有一个很好的理念就是要去辅导供应商。

  2011 年,光莆再度谋求转变,从LED封装领域进入下游LED 照明领域, 2013 年以来先后成功开发安达屋、GE、欧司朗等照明行业国际知名客户。

  记者:A股LED上市公司有40多家。你公司现在成为公众公司,大家避免不了的会拿同行业比较,你自己做好这种心态的准备了吗?

  林瑞梅:像我们注重技术跟产品本身的公司,在短期之内,可能在某一个阶段会觉得吃了一点亏,觉得规模上不是一下子能爆发,但是长期来讲,我们还是觉得,做企业是跑马拉松,我们还是有信心在产品品质做好的基础上,能够长期稳定的发展。

  记者:23年,公司走到今天上市。从您个人的角度来看,自己的角色定位?

  林瑞梅:其实我跟我哥两个人是互补的,因为需要精细化管理的,需要唱黑脸的都是他,他是属于每天准时上班,从来不准时下班的,整体来讲,我能够起到的就是帮他刹刹车。

  记者:您是上市公司女老板的角色,您自己是怎么看呢?

  林瑞梅:其实我们好像做工科的人都没有什么感觉。我们好像从来就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因为实际上我们公司里头很多的中层干部,很多的员工也都是女性,特别是在工科的,像技术型的企业,我们经常在开玩笑说,“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狗用。”